当前位置:主页 > mg电子游戏 >

李思思挑战主持人游戏+VR教育 蜗牛数字组合出击

类别:mg电子游戏 佚名 | 人气值:
李思思挑战主持人游戏+VR教育 蜗牛数字组合出击

  【天极网IT新闻频道】从1993年斯皮尔.伯格执导的《侏罗纪公园1》全球首映伊始,以史前动物恐龙为主角的侏罗纪系列为全球影迷打造了一个奇妙世界。从1997年的《侏罗纪公园2》、2001年的《侏罗纪公园3》,再到2015年的《侏罗纪世界》,恐龙这个地球上曾经最繁荣昌盛的优势物种植根入80,90后的成长记忆中。曾经我们对着电视屏幕感慨恐龙的凶猛与敏捷,也疑惑于恐龙的生长与覆灭。现在,借助最新的虚拟现实技术,我们终于有亲身接触恐龙的机会。

  近日数字娱乐厂商蜗牛数字宣布:基于《方舟:生存进化》世界观的VR游戏《方舟公园》将于2017年发售,登陆PSVR、HTC vive和Oculus Rift。

  

  图1:《方舟公园》主视觉

  在《方舟公园》当中,玩家将能建设自己的史前动物园。《方舟公园》制作人Sky Wu在PlayStation博客上对《方舟公园》做的描述:当玩家们造访《方舟公园》时,他们将有机会“遍览”丰富的生态种群,近距离观察、研究恐龙。此外,玩家可以将《方舟:生存进化》的物种数据上传到《方舟公园》的动物园里,这样就能在公园中饲养自己钟爱的动物了。

  相比于《方舟:生存进化》所提倡的高自由度的生存挑战,《方舟公园》则更加注重在游戏中的探索型体验,不仅强调游戏娱乐同时还加入了对史前世界的认知与学习。如果说《方舟:生存进化》是让玩家在生存世界自由驰骋,《方舟公园》则是蜗牛数字在游戏+内容教育方面的突破与挑战,也是蜗牛数字旗下游戏产品首次在VR生存教育领域延伸。

  VR教育:身临其境,与奇妙世界同行

  通常老师在讲课的时候,传输的信息都是文字加图片的形式。但是对于一些复杂的情形,例如几个天体的运动分析或者动植物基因分析,就很难用语言来表达清楚。这时VR的三维立体呈现就可以十分简单地告诉我们答案。通过VR教育,我们可以直观的感受到文字表达局限的部分,也能更加深刻的领悟与奇妙世界同行的感觉。

  

  图2:《方舟公园》游戏实景图

  说到史前的恐龙教育,大多数人的印象多是停留在中学历史、生物课本中那一张最为简单的介绍图中。有些教师本身对史前动植物有些兴趣可能会稍事讲解,但大部分就只是让学生自我浏览。在这种传统的教育模式下,这个地球上曾经最为繁荣的优势物种被淹没在了时代痕迹中,我们只知道它们凶猛,它们善斗,其它就一无所知。

  但在VR教育领域,它使参与者通过使用虚拟现实设备进入一个极其真实的世界,你可以在方舟公园里触碰史前的植物,你可以观察每朵花草的生长特质,你能看到很多已经灭绝的雷龙、梁龙等陆地恐龙,你也可以仔细看看他们的活动行为。

  

  图3:《方舟公园》游戏实景图

  《方舟公园》中玩家可以亲身近距离接触史前巨怪,玩家通过亲身感受热带雨林、寒冷的雪山、高耸入云的山峰等等场景。亲身接触、共同探索、采集调研等方式经历侏罗纪世界中探险家的角色。

  从史前生存题材,探讨自然科学

  在VR技术日渐进步的同时,沉浸式设备将能加深对于教学内容的体验。但对于VR教育的内容提出了更高的展示要求,内容与题材是否具有强交互性、高体验度才是VR教育的核心所在。

  蜗牛数字此次选择《方舟公园》进行VR教育的首次尝试,从大众最为感兴趣的奇妙生存世界进行切入点。这一举动也是源于蜗牛数字意识到在社会普遍宣扬对人类心理、社会、财富深入研究的同时,也需要更多唤起在自然科学、生物学方面的意识传播。自然世界是我们的赖以生存的基本环境,我们必须要深入其中,才能与社会、自然更为和谐的相处。

  《方舟公园》不仅是通过VR技术,让更多玩家能够在虚拟的方舟公园清晰了解到恐龙的相关资料。玩家还能真实的充当一名公园旅客,骑乘恐龙或者驾驶载具自行前往公园探索。

  

  图4:《方舟公园》游戏实景图

  另外,玩家还能对恐龙进行“基因采集”,利用自制的武器、工具、诱饵,从栖息地广大的恐龙以及许多灭绝生物(100多个独特的物种)的身上采集基因。玩家自行收集到的任何基因(Gene Cube)及要素,都能上传至方舟公园的中枢进行分析呈现。

  在《方舟公园》内,玩家想要完成基因的收集工作并非易事,在其中有不少恐龙都需要玩家解谜或者是利用动作方式才能发现。这就给玩家的自我探索带来了更多挑战,也为玩家制造了与自然动植物“亲密接触”的机会。

  此外《方舟公园》还提供了拍照模式,除了给恐龙照相之外,玩家还能通过网络进行多人合影,为玩家的探索提供了更多互助与协作分享机会。

  蜗牛数字; 用责任感引领商业价值

  对于蜗牛数字借助《方舟公园》VR游戏,延伸进入VR教育领域。笔者也不禁思考其背后的企业布局。“这其实与公司的定位与目标息息相关。公司在成立之初,即将自我定位为‘虚拟世界缔造商’,并将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成为彼此的终点与起点作为企业目标,始终在虚拟世界领域进行深入探索。从早期虚拟内容(游戏)出发,公司通过在硬件、通讯等多领域的持续摸索,逐步深入虚拟世界。我们之所以会借助《方舟公园》延伸入VR教育领域,也是我们虚拟世界缔造商的目标所引领的。”蜗牛数字相关负责人介绍说。

  

  图5:《方舟公园》游戏实景图

  VR虚拟现实是现阶段虚拟世界的最佳体现方式,而VR教育更是一个具有划时代价值的领域。目前而言国内VR公司虽然多,但切入最多的领域依然是游戏和影视,切入教育领域的相对较少,并一直处于雷声大,雨点小的境况。但VR作为一种新技术,能够开创全新的体验模式,为更多人带来场景式学习价值。

  近些年,蜗牛在数字娱乐领域的探索与布局,更多的是基于与世界、自然、人性的对话与思考。通过引入沙盒端游,生存类题材,让玩家能够通过手机屏幕真实的去感知另一个奇妙世界的生存过程。希冀唤起更多玩家在植物学、古生物学、考古学、生态模拟等自然生物世界的学习与探索。

  《方舟公园》目前由蜗牛游戏旗下的孔雀工作室联合WildCArd开发,将于明年发售。届时,《方舟公园》会带来怎样的行业变化,我们拭目以待。

  李思思挑战主持人游戏+VR教育 蜗牛数字组合出击-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